互联网咖啡洗牌在即

2019-09-03 19:14:10来源: m88明升网

2

  2018年受共享单车的集体折戟,以及小米、美团上市后股价频跌的影响,2019年的中国,对烧钱模式进行了一系列的反思。然而,以瑞幸咖啡、连咖啡为首的互联网咖啡因频繁的融资动作和快速的扩张节奏,在一片“悲观”情绪的创投圈投了一针兴奋剂。但是自从去年年尾瑞幸咖啡的巨亏,今年年初连咖啡的频繁关店,让尚未展露笑颜的投资人们眉头紧锁,曾经屡试不爽的资本战已经不灵了吗?

  瑞幸咖啡与连咖啡更愿意称呼自己为互联网公司,瑞幸咖啡打造了自己独立的APP,用户想要消费只能通过这个APP下单购买;同样,连咖啡也将微信小程序作为自己的重要获客渠道。无法回避的是,互联网咖啡这个概念里,咖啡才是主角。相比纯粹的互联网创业,涉及线下服务或实物商品的消费,边际成本历来居高不下,无论是瑞幸咖啡还是连咖啡,想要扩张就要实打实的烧钱。目前互联咖啡也承受着来自多方面的成本压力:

  (1)开店成本:瑞幸咖啡的开店密度远远高于连咖啡,年初瑞幸咖啡创始人钱治亚透露,2019年将再开2500家门店,计划在门店和杯量上超过星巴克。使用百度地图搜索“瑞幸咖啡”发现,其门店基本上全开在各大城市的核心商圈,这也就意味着瑞幸咖啡仅开店一项就面临着巨大的投入。这其中既有一次性开支,例如装修成本、设备成本;也有常规性开支,如租金、人员成本、包装成本等。以北京为例,瑞幸虽然走小型店路线,单店成本年投入将在几十万甚至百万。

  (2)获客成本:这一方面主要是补贴投入,无论瑞幸咖啡还是连咖啡,都使用了拉新送折扣券的模式,连咖啡有1元拼团项目,瑞幸咖啡上邀新送免费咖啡。加之每天管理的各种福利,以及拼单免配送,满X杯送1杯等等类似的活动。虽然互联网咖啡的单价都在20元上下,用户实际消费其实只有十几元左右。根据瑞幸透露,去年咖啡销量达8500万杯。连咖啡也透露,去年双十一单周销量100万杯,双十二单天销量30多万杯,一年销量也将在数千万杯级别。虽然咖啡原材料看似不贵,但是结合了门店、人力以及营销、包装等投入,利润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,为了获客互联网咖啡疯狂发布的补贴,其中成本并不是一个小数字。

  (3)物流成本:互联网咖啡顾名思义,是以线上销售为主。瑞幸咖啡一开始就配备了门店,采取外卖+到店双服务模式。最早由O2O转型的连咖啡主要做纯外卖服务,去年开始尝试开办门店。相比于星巴克同饿了么合作,瑞幸咖啡选座顺丰为第三方配送,因最早做O2O业务连咖啡自建物流体系。咖啡作为即时即用的饮品,对于配送速度有着很高的要求,每一单外卖咖啡,对于互联网咖啡们来说都是不小的成本。去年年底,瑞幸咖啡在北京和上海两大城市的门店悄然上调了免配送费的门槛,从原来的35元上涨至55元。如果消费达不到这个限额,需支付6元的配送费。可见,物流成本也是互联网咖啡们无法绕过的一个固定成本。

  (4)营销投入:熟知星巴克的都知道,其从进入中国就未投放过硬广。但在互联网咖啡之战中,营销投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例如,去年瑞幸咖啡找来汤唯、张震做代言人,作为国内有影响力的两大人气明星,也将是不小的数字。

  以北京为例,原来所有门店也就60多家,春节过后已经20多家门店没有营业,位于丰台区大红门街道的石榴庄店、朝阳北路20号院的常营店等都已不再营业,这些门店或都将关闭。不但北京,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杭州等地的不少门店目前都已不再营业,上海最多时有120多家门店,目前只有70多家正常营业,而杭州最多有十几家门店,最新情况是只有1家在营业。据了解,连咖啡在全国的关店比例达到了30%-40%。

  至于关店原因,内部人士称,一是杯量下降,以深圳为例,原来30家左右的门店,单店日均杯量最高时达到220杯,目前不到10家店日均150杯,而上海关闭的门店,多数日均杯量不足100杯,不少甚至50杯左右;二是迟迟没有新的融资到位,咖啡大战中各家补贴吸走了大量流量。据此前媒体报道,连咖啡曾拖欠咖啡豆供应商货款,面对资金链问题,连咖啡在当时接受记者采访时没有直接否认。

  2018年,可以称为中国咖啡市场爆发的“咖啡元年”,市场混战、井喷式增长的背后是各大公司资本赌注、巨额烧钱的现实,激烈的竞争中让任何一家市场参与者都难以再稳坐中军帐,包括瑞幸咖啡在内的咖啡新势力能否挺过2019,星巴克、卖身可口可乐后的Costa这些咖啡巨头怎么迎战,都让人拭目以待。但毋庸置疑的是国内咖啡市场深度洗牌在即。


0
0

我来说两句